橙新聞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採訪、撰文:王婉晨  拍攝、剪輯:劉智恒

1994年7月的一天,閔捷採訪了剛剛從巴黎舉辦個人新作展歸來的吳冠中。那一年,他七十五歲,精神矍鑠,衣著樸素,不經意間流露出的是淡泊恬適的人生態度。那次採訪以後,閔捷與吳冠中一直保持密切聯繫,之後他們同住北京方莊,便更常相聚。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閔捷採訪吳冠中  圖:中和出版

1997年5月,朱德群回國舉辦個人畫展,在吳冠中的引見下,閔捷與朱德群及其夫人董景昭相識,朱德群身材高大,孔武威嚴,為人卻誠懇謙遜,平易近人。閔捷從他的畫中看到噴湧而出的熱情與生命力,也察覺到一份淡淡的鄉愁。也是從那時開始,閔捷對旅發畫家產生了不一樣的感觸,萌生探索他們藝術生命歷程的想法。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閔捷與朱德群  圖:中和出版

1999年,趙無極回國舉辦六十年回顧展。這位畫家一直堅持「畫家說得越少越好」,而站在趙無極的作品前,閔捷真的感受到與畫家心靈之間的溝通。在中國美術館,一幅幅巨型油畫中展現的,不僅是西方藝術的卓越技巧,更有東方文化的超凡造詣。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閔捷1999年採訪趙無極回顧展  圖:中和出版

三位大師師出同門,有著不一樣的生命旅程,卻保持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友誼,並最終在世界藝壇的山頂會師。這究竟是個怎樣的故事?

離開展覽,閔捷重拾兩年前的想法,開始對這個故事的探索。她追尋三位畫家的足跡,從北京、杭州、上海、香港再到巴黎,她竭盡所能地收集有關三個人的資料。「每找到一個新的線索,我都覺得是又找到了拼圖的一個碎片。」二十年後,她終於拼就這段藝壇佳話,為大家帶來《留法三劍客》。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閔捷  圖:劉智恒

在西方發現東方

1928年林風眠創辦杭州藝術專科學校時有一個校訓:「整理中國藝術,介紹西方藝術,調和中西藝術,創造時代藝術。」同為林風眠的學生,在三位大師的藝術基因裡,「中西融合」的理念格外重要。然而,雖然皆從杭州出發,又都前往巴黎深造,三人對於中西融合的實踐又各不相同。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林風眠(左)與朱德群(右)  圖:中和出版

「吳冠中是旗幟鮮明的說要在東西方之間架橋,他把西方的藝術用在他中國畫的創作當中,也把中國畫的一些意境放在他的油畫創作當中。」閔捷指出。帶着這樣的理念,吳冠中會在創作的過程中交替繪畫中國畫與油畫,在對比中創新。也正是如此,吳冠中創造了一種中國畫的新樣式,一開始別人覺得這不是中國畫的畫法,而是西洋畫畫法,但是當人們慢慢接受,吳冠中的《江南水鄉》、《雙燕》便以高度的概括與凝練展現出獨特的辨識度。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吳冠中《雙燕》  圖:中和出版

「趙無極是講藝術國際化,即藝術是沒有國界的。甚至他說他在法國重新發現了中國。」在趙無極的藝術中,可以看到他對中國哲學的研究,而這種研究最終展現為繪畫的意境。在他的許多畫中,依稀可辨認出月光水波之象或是崗巒林木之形;但另一方面,畫作又遁入象外之象。正如中國哲學所特有的天人合一、虛靜忘我。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趙無極《23.05.61》  圖:中和出版

「朱德群從中國的文化里裡面汲取了很多養分,包括對宋畫的研究,對書法的研究。」不僅僅是將中國《易經》之中的哲理應用在自己的藝術創作中,朱德群的藝術成就與其紮實的中國傳統藝術的正統訓練更是分不開。少年時期的朱德群曾師隨現代水墨畫大師潘天壽,將一筆寫就、一氣呵成的草書練得爐火純青。在後來的日子裡,他更把揮灑而得當的草書手法運用到抽象表現主義上。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朱德群《源》  圖:中和出版

在閔捷看來,「『留法三劍客』用他們三個人的藝術實踐,讓我們後人對東方美學的自信心大增。」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吳冠中(左)、朱德群(中)、趙無極(右)  圖:中和出版

嫁給藝術,矢志不渝

無論是在藝術市場中的天價成交、在世界各地的藝術殿堂舉辦個人畫展還是在國內外學府獲得權威學術認可,「留法三劍客」在晚年可謂於巔峰聚首。當三位大師的成就廣為流傳之時,閔捷更希望讀者了解,通往山頂之路並不易行。

吳冠中是三人之中最早前往巴黎求學的。1946年夏天,吳冠中等到前往歐美公費留學的機會,其試卷被考官評為「三五年(1946年)官費留學考試美術史最優試卷」。在法國學成後,他毅然回國,可等來的並不是與其努力相配的機會,而是更大的浩劫沈浮——1966年「文革」開始,吳冠中被禁止作畫、撰文和教學,他被下放到河北石家莊李村勞動。「勞動鍛鍊末期,他才開始被允許每星期作畫一次,沒有畫具,他便用硬紙小黑板作畫板,用農民拾糞的筐作畫架和畫箱,人們戲稱他為糞筐畫派。」然而,正如吳冠中多幅畫作以「荼」字為筆名:原意為苦菜,象徵逆境中熾烈的感情,如火如荼,當吳冠中晚年別人問他是否後悔離開法國時,他回答:「不後悔,因為苦難選擇了我,也塑造了我。」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吳冠中在法國凡爾賽宮前  圖:中和出版

朱德群是三人之中最晚去巴黎求學的,當他到達巴黎時,吳冠中已經回國。而在此之前,他更經歷了戰亂導致的顛沛流離之苦以及喪父之痛。然而,家道中落的朱德群還是堅持下來了,他在台灣師範學院藝術系任教五年,默默為前往巴黎深造做準備。終於,1954年,他在台北中山堂舉辦個人畫展,取得熱烈反響。他用這次畫展賣畫的錢,圓了留學法國的夢想。輾轉與遷徙曾經狠狠地打擊這位年輕的畫家,卻也成為了朱德群日後不斷獲得靈感的方式。在旅法作畫的日子裡,無論是布列尼塔的大海,還是阿爾卑斯山的雪景,最終都成為朱德群筆下「詩意的自然空間」。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1955年朱德群於巴黎拉丁區夢街留影  圖:中和出版

趙無極前往法國後很早就跟當地畫廊簽約,是三人之中比較順利的一位。然而,他同樣經歷過創作瓶頸——1957年,他遭遇重大的情感危機,一度無法提筆創作。在這之後,他決定做一次無限期的旅行。他前往美國,在他遇到的美國畫家、畫廊主以及朋友身上獲得啟發。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畫起巨幅的抽象畫。事實上,趙無極原本所作的油畫已經不小,但畫廊主卻勸他:「要更大,和一面牆一樣大。」趙無極回到住在新澤西的弟弟趙無違的家中,對着他家的牆嘗試落筆,他直言「一開始,填滿整個畫面都是一件很難的事」。然而,他不斷嘗試,直到回歸法國之時,巨型油畫已成為他的標誌特點。在感情的低谷中,趙無極迎來了人生的轉折,完成個人藝術之路的絕地反擊。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1948年趙無極在巴黎  圖:中和出版

「這種赤誠之心一生不變,無論遇到什麼樣的艱難險阻都不會動搖。他們是嫁給藝術,一輩子失之不渝。」閔捷如此覺得。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閔捷  圖:劉智恒

如今,三位畫家雖已駕鶴西去,但閔捷還是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這段藝壇佳話。在這搜尋三位大師故事的二十年裡,每當閔捷多了解「留法三劍客」一分,她的感動也更深一分。「寫作的過程也是向大師學習的過程,我自己受益最多,我也想把這份收穫傳遞給讀者。」閔捷說道。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留法三劍客》

作者:閔捷

出版社:中和出版

出版時間:2017年10月

(點擊書封,了解詳情)

【字裡人】留法三劍客——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的藝壇傳奇

責編:Zero Cheung

編輯:Esther Wang

編輯推薦

【看展覽】吳冠中等「留法三劍客」版畫展 近年罕有齊聚

吳冠中、朱德群與趙無極在畫壇上被稱為「三劍客」。近日,一畫廊在2019典亞藝博呈獻「劍客行:吳冠中、朱德群、趙無極版畫展」,三位大師的版畫作品罕有地同場展出。

2019-10-04 18:25

【新書連載】「留法三劍客」的傳奇人生 (01)

又是星期一,今天給大家帶來一本很有分量的新書——《留法三劍客》。

2017-11-13 23:57

【新書連載】「留法三劍客」的傳奇人生 (02)

這個星期一,我們繼續連載閔捷的作品《留法三劍客》。接續上星期選取的第二章內容,我們繼續了解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三位畫壇巨匠的艱辛留法路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

2017-11-20 17:15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