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梁偉基

自小喜歡在歷史世界四處遊蕩的旅人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文:梁偉基

大約十年前,中國有一部叫《雪豹》的抗日電視劇,此劇改編自網絡小說《特戰先驅》,講述由著名演員文章飾演的周衛國,在1930年代遠赴德國柏林學習軍事,回國後參與多場抗日戰役,在南京淪陷後與部隊失去聯繫,輾轉之間加入了由中國共產黨指揮的八路軍,並帶領一支名為「雪豹」的抗日特戰隊。在當時「抗日神劇」還未氾濫之際,這部抗日劇的拍攝算是相當認真及平實。故事以1932年的「一二八事變」為開端。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一二八事變」期間奮力抵抗日軍的國軍部隊  圖:Wikmedia Commons

這場事變是中國與日本在上海爆發的第一場戰役。1月28日晚上,日軍在上海閘北突襲國軍陣地。駐守上海的第十九路軍在蔣光鼐(1888-1967)、蔡廷鍇(1892-1968)指揮下,奮起抵抗。蔣介石(1887-1975)派遣張治中(1890-1969)率領第五路軍增援,在兩軍協同奮戰下,造成日軍一萬多人傷亡。5月5日,兩國簽訂《淞滬停戰協定》,在中國承認日軍在上海周邊地區有駐軍權利的情況下,戰事告一段落。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  圖:資料圖片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第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  圖:Wikmedia Commons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十九路軍軍長蔡廷鍇在前線視察  圖:Wikmedia Commons

1936年,隨着兩國關係越趨緊張,蔣介石研判戰事有隨時發生的可能,於是命令京滬警備司令張治中制定作戰計劃。當時日軍在上海虹口租界只駐有少量的海軍特別陸戰隊。張治中針對日軍這個缺點,擬定出一份《上海圍攻計劃》,核心就是「採取主動,先發制人」。在日軍援兵抵達前,快速掃蕩日軍在上海的據點,然後進佔虹口租界,封鎖海口,令其援兵無法登陸增援。整個行動預計一個星期完成。

作戰計劃擬定後,張治中開始部署兵力,派遣第八十七師進駐江灣新市區,負責攻取日資的公大紗廠;第八十八師在北站佈防,負責進攻閘北的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部。第三十六師亦從西安趕赴上海增援。這三個師都是裝備優良的中央軍。中央軍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由黃埔軍官學校教導團、教導師、黨軍、國府政府警衛師、警衛軍等單位衍生或擴編而來的「系統師」,血統純正,素質整齊,戰鬥力強;第二類是由接管地方軍改編而成的「控制師」,就是部隊裡的師長、旅長是黃埔學生,但班底還是地方軍出身的老幹部,素質較為參差。不少中央軍「系統師」常駐有德國軍事顧問協助訓練,所以參與淞滬會戰的第三十六師、第八十七師、第八十八師以及教導總隊就被稱為「德式中央軍」。為了要在上海痛擊日軍,蔣介石不惜將自己經營多年的精銳部隊派上戰場。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京滬警備司令張治中  圖:Wikmedia Commons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發生後,日軍迅速佔領北平、天津,並組織華北方面軍繼續向河北、山西一帶進攻,企圖重演「九一八事變」,一舉佔有華北。上海同樣是兩國角力的重點,在抗戰爆發前,雙方已是磨拳擦掌,經常發生衝突。國軍的空軍飛行員經常故意在虹口租界或日軍戰艦上空練習俯衝,甚至做出轟炸的動作,引起了日本總領事向國民政府提出嚴重抗議。國民政府面對日本人的進逼,亦非只是畏縮退避。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全副德式裝備的國軍部隊  圖:資料圖片

「上海虹橋機場事件」發生後,雙方展開談判。8月11日,日本要求「中方撤退上海保安部隊,撤除所有防禦工事」,為上海市市長俞鴻鈞(1898-1960)嚴辭拒絕。日本海軍第三艦隊司令官長谷川清(1883-1970)命令戰艦開進黃浦江、長江各個口岸,並命令海軍第一特別陸戰隊以及其他部隊增援上海。為了實施「採取主動,先發制人」的戰略,由張治中指揮的第九集團軍(下轄三個師、一個獨立旅)在8月13日發動全面進攻,並出動空軍轟炸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部、匯山碼頭及海面上的日軍艦艇。

戰事一開始,國軍就一直同日軍在虹口租界外苦戰,處於膠着狀態,並未能按照原定計劃在一星期內攻佔租界。這可以從兩方面解釋:第一是日軍在虹口租界的海軍特別陸戰隊司令部,以及在楊樹浦附近幾家日資紗廠,都構築了由鋼根水泥外帶沙包組成的堅固防禦工事;第二是第八十七師及第八十八師只配備了輕型武器和機槍,缺乏攻堅的重型軍備,加上空軍和炮兵支援不足,致令虹口租界久攻不下。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位於上海的海軍特別陸戰隊本部  圖:Wikmedia Commons

更重要的是,張治中過於輕視日本這支海軍特別陸戰隊的戰鬥力。日軍的海軍陸戰隊分為三種類型:第一種是使用陸戰兵器的小規模部隊,主要負責一些突擊行動,例如拯救在國外遇到危險的日本僑民;第二種是以各地海軍兵團為核心再加上防備隊而組成的特別陸戰隊;第三種是長駐於固定地點的特別陸戰隊,上海這支海軍特別陸戰隊屬於第三種類型。這支海軍特別陸戰隊是從海軍中挑選出來的精銳部隊,並配備英國製的裝甲車、美國製的摩托車以及由瑞士進口的德國製短型機槍。從裝備上及戰力上來說,這支海軍特別陸戰隊不會比國軍的中央軍要差。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據守本部屋頂的陸戰隊員  圖:Wikmedia Commons

租界既然久攻不下,為免損耗兵力,張治中就改變戰術,留下少數部隊繼續攻擊租界,大部分部隊則繼續往前推進,改集中攻擊為分散進攻。但是,這個時候形勢已產生變化。首先是張治中被蔣介石免職,改派張發奎(1896-1980)等人督戰;其次是由松井石根(1878-1948)率領的上海派遣軍在8月22日已經抵達上海北郊吳淞等地,準備在長江南岸登陸,戰場開始從市區轉移到郊區,這亦是淞滬會戰中戰況最慘烈、國軍死傷最多的階段。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上海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  圖:Wikmedia Commons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1937年9月,視察上海前線的松井石根  圖:Wikmedia Commons

11月5日,日軍從華北、東北、日本本土調來的三個師團在杭州灣金山衛強行登陸,金山衛位於國軍的蘇州河防線背後約四十公里。因為國軍的防區過於開闊,兵力分散而被日軍各個擊破,令日軍得以包圍在上海郊區的國軍,這跟國軍忽視了金山衛的防守有很大關係。結果,戰情急轉直下,國軍敗局已定,數十萬大軍連同逃難的老百姓在一片混亂中往西撤退。

淞滬會戰爆發期間,國軍投入了七十多個師,包括以精銳的中央軍第三十六師、第八十七師、第八十八師及中央軍校教導總隊為主力的部隊,並約七十萬兵力;日軍投入了九個師團、兩個支隊、一個旅團等,包括第三師團、第九師團、重藤支隊、國崎支隊,共約三十萬兵力。據統計,國軍在會戰中傷亡人數達三十萬人,日軍死傷約五萬多人。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淞滬會戰期間國軍構築的防禦工事  圖:Wikmedia Commons

國軍的一個師與日軍的一個師團的戰鬥力大概為3.5比1,即國軍三個半師可以抵擋日軍一個師團。日軍每個師團兵員在28,200至24,440人不等。隨着戰事處於拉鋸狀態,國軍已是「師不成師」,往往一個完整的師送上前線作戰,撤下來時只剩下一個團,甚至要以八到十二個師才可以抵擋日軍一個師團。

淞滬會戰對蔣介石最大的打擊,是國軍特別是裝備精良、戰鬥力強的中央軍的大量損耗。為甚麼蔣介石明知中國不會獲勝,仍然不惜將自己精銳的中央軍派往上海?第一,蔣介石希望藉此告訴國人他抵抗日軍侵略的決心;第二,他希望藉此造成日軍重大傷亡,讓他們知道侵略中國必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所謂「三月亡華」根本是不可能的;第三,歐美列強在上海擁有各自的租界,上海對他們來說具有重大的利益,他希望通過這場會戰引起他們的關注,進而出手干預。可是,淞滬會戰並未能產生蔣介石預設的效果,日軍並未因此而停止侵略,而是繼續往西進攻南京,歐美列強亦未有積極地插手兩國之間的戰事。

在「支那一擊論」影響下,日軍認為上海是國民政府的經濟中心,南京則是其政治中心,只要將南京攻破,如同給蔣介石致命一擊,他必定會屈服。然而,日軍輕視了蔣介石抗戰的決心,最終演變成一場曠日持久、傷亡慘重的戰爭。

【歷史行旅】淞滬會戰:一場不得不打卻必敗無疑的戰役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  圖:Wikmedia Commons

延伸資料:

劉鳳翰:《抗日戰爭史論集》,臺北:東大圖書公司,1987年。

李君山:《為政略殉:論抗戰初期京滬地區作戰》,臺北:台灣大學出版委員會,1992年。

馬振犢、戚如高:《蔣介石與希特勒:民國時期的中德關係》,臺北:東大圖書公司,1998年。

編輯:Zero Cheung

編輯推薦

【歷史行旅】朝鮮王朝末代公主李德惠

1962年1月,離開故土逾三十年的李德惠從日本歸國。當年邁的李德惠步出機場後,李德惠乳母卞福童和其他宮人齊齊跪地痛哭,迎接自己曾經照顧過的主子。

2020-08-06 08:42

【歷史行旅】終結南北朝局面的足利義滿

我以為《機靈小和尚》裡的足利義滿和一休和尚只是虛構的人物,後來才知道他們在日本歷史上真有其人,而且是名聲不小的人物。

2020-07-30 10:18

【歷史行旅】改寫袁世凱人生的一場兵變

對於袁世凱這位具爭議性的人物,我們應該返回歷史現場,重新回望袁世凱是個怎樣的人,以至時人是如何評價他的。

2020-07-23 10:5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