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周顯

著名細價股炒家

【周顯專欄】和伯樂齊名的不重細節的九方皋

【周顯專欄】和伯樂齊名的不重細節的九方皋
圖:東方IC

食色中環|周顯

著名細價股炒

我的記性很差,看書和看資料時,往往記錯細節。我把這缺點撒賴在閱讀時集中於思考其中的脈絡、因由、影響後發事故,因而忽略了記誦內容。因此,有時候下筆撰文,往往犯下低級錯誤,寫錯基本資料。對此,我的撒賴是我很少犯上理論性的「高級錯誤」。

《列子·說符》有一個故事,堪足寫照﹕

秦穆公謂伯樂曰:「子之年長矣,子姓有可以求馬者乎?」伯樂對曰:「良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馬者,若滅若沒,若亡若失,若此者絕塵弭轍,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馬,不可告以天下之馬也。臣有所與共擔纆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馬非臣之下也。請見之。」

穆公見之,使行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馬也?」對曰:「牝而黃。」使人往取之,牡而驪。

穆公不說,召伯樂而謂之曰:「敗矣,子所使求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馬之能知也?」伯樂喟然太息曰:「一至於此乎!是乃其所以千萬臣而無數者也。若皋之所觀,天機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內而忘其外;見其所見,不見其所不見,視其所視,而遺其所不視。若皋之相者,乃有貴乎馬者也。」

馬至,果天下之馬也。


伯樂對這九方皋的評價極高,但後者卻連馬的性別和顏色也記錯了,卻能準確判斷出這是一匹良馬。我看事物,就像這位九方皋,很難記住細節。當我在2007年,初寫《炒股密碼》,只把理論寫出來,不管細節,有不少錯漏。在後來寫的書,我開始找資料,把細節加入,甚至大篇大篇的張貼原文,原因是﹕為免重新引用時,再找一次資料,沒完沒了。

最後一提,在互聯網流行的今天,背書愈來愈顯得無用,因此,我這種不死記細節的人,顯然佔了很大的便宜。

作者簡介:

周顯,著名的炒股理論家,吃喝玩樂家,不著名的歴史學家、政治學家,過去還曾經當過社論主筆和武俠小說作者。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Emma

編輯:Loki Chan

編輯推薦

【周顯專欄】印度天氣和隨處便溺文化

印度在中國和世界其他地方剛剛有疫情時,幾乎完全沒有傳染,人們把這歸因於「咖哩」有防疫功能。後來,疫情初展,印度採用了強力的防疫工作,打人的棍棒都出動了,效果很不錯,染病的人很少。

2020-07-16 17:58

【周顯專欄】國王與私有產權

在古時,私有產權和政治權利/權力是分不開的,因此,政府有權把罪犯殺掉後,也把他抄家,家產沒入政府的口袋。國王分封貴族,是把土地和封爵一起封級後者,把這兩者分開,是後世的發明,因此,在古時,貴族只能把...

2020-07-14 11:03

【周顯專欄】白銀戰隊究竟錯在甚麼地方?

我同肥仔財經KOL孫柏文不熟,只見過幾次面,但在4年前,差點支持了他去參選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他拍心口答允,雖然最終沒有成事,但也欠了他人情。日前,他在某報公開寫了一篇《各位,後會有期》,我想,這應...

2020-07-09 11:5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