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講呢啲】大律師公會的傲慢與偏見

【講呢啲】大律師公會的傲慢與偏見

葉巧琦說「特首指派法官聞所未聞」,顯示大律師公會用傲慢和偏見去看待所有問題。圖:星島

文:陳小偉

港區國安法草案日前公佈,該法案進入最為關鍵的立法階段。大律師公會卻不惜賠上專業聲譽,以傲慢與偏見的態度看待立法,該會副會長葉巧琦竟然說「特首指派法官聞所未聞」等讓人啼笑皆非的言論,不禁讓人遺憾,也讓人懷疑大律師公會的專業水平。

港區國安法草案充分考慮香港的特殊情況,且符合普通法的原則,如包括未判罪前假定無罪、疑犯有辯護權利、一罪不能兩審,以及既往不究等。當中有一條則是「行政長官可指定審理國安法案件的法官」,因為這一句,大律師公會等反對派據大做文章,話司法獨立被破壞云云。葉巧琦說是「特首指派法官聞所未聞」。

葉巧琦大概是沒有學習《基本法》,事實上,按照《基本法》88條等,列明由本港的各級法官由特首委任。在首席大法官方面則有中央委任。別說香港,即便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其重要的法官之位也是由執政者委任。在香港怎麼就不可以呢?葉巧琦恐怕不是聞所未聞,而是孤陋寡聞。

對此,林鄭月娥今日也特意回應了外界疑慮。林鄭月娥強調,根據《基本法》是由行政長官任命各級法官,也會接受一些推薦,國安法的法官仍然是經過這些程序選出、在各級法院服務的法官,形容不是在街上隨便找個人做法官。審理國安法的法官全部都是符合《基本法》程序產生,特首委任不會影響這些程序。

在立法細節雞蛋挑骨頭,利用公眾對法律專業的信任而發表似是而非的觀點,這一直以來是某些法律界人士屢試不爽的伎倆。葉巧琦的怪談還有稱,因為香港無法自行23條立法,如果特區有能力自行立法之時為何移除作為「權宜之計」的國安法。

首先,如果過去23年,香港可以完成憲制責任,自行進行23條立法的話,恐怕就沒有去年的修例風波,國安立法有可能不會在這個時候推出。不過,葉巧琦是否支持呢,她之前幹嘛去了呢?其次,國安立法和23條立法並不衝突,國安法是國家性的法律,是國家制定的法律,23條嚴格上來只是本地法例,兩者的立法原意相同,但立法層級不同,因此,不存在23條立法了國安法就不需要的道理。

說到底,大律師公會一直對基本法,以及國家的法律制度存在傲慢與偏見。不願意去了解,天天都是普通法如何如何。誠然,普通法當然好,中央也從來沒有要改變香港的法律制度,即便是這次的國安立法,仍最大程度的尊重普通法原則,可見中央對香港的信任,以及維護「一國兩制」的初心。

如果大律師公會以及反對派律師能夠換一個角度思考,思考香港作為一個特殊的地方,一個兩套法律體系並存的地方,如果讓普通法和大陸法系能夠結合,從而讓「一國兩制」能夠得以繁榮發展,這不僅是造福香港社會,也是對法學研究和實踐的一個開創。

然而,多年來,大律師公會以及反對派律師們以一種「逢中必反」的情緒來對待「一國兩制」的法律體系,對待「一國兩制」法律實踐中存在的一些問題,這是讓人可惜的,也是沒有任何建設性的,用政治有色眼鏡看待法律問題,最終損害香港的是司法獨立,如此代表香港法律界的專業公會,淪落至此,用傲慢和偏見去看待所有問題,是香港的悲哀。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責編:CK Li

編輯:DL

編輯推薦

江樂士:傳統司法程序仍將保留 國安公署為港提供新經驗

6月2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閉幕會議上,就《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作出說明。《草案》明確規定,香港特區設立「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安委),...

2020-06-22 15:54

【陳文鴻】中央立港區國安法嚴護國家利益 拒港成外敵橋頭堡

港區國安法由中央立法,是由香港的政治問題引起,卻不可能單只考慮香港的政治問題。這幾年香港的政治問題是美國試圖在香港發起顏色革命,借香港來威迫中國。因而使中央政府感覺在香港國家安全構成巨大的風險,不...

2020-06-22 15:47

【有話直說】港區國安法尊重港人高度自治 最寬容的國家安全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在上周六(6月20日)向人大常委會作港區國安法草案說明,說明提到「四個最大程度」:最大程度信任依靠特區、最大程度保障人權、最大程度兼顧普通法特點、最大程度保證法律有效實施,充分顯示港...

2020-06-22 17:2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